澳洲大部分公寓市场房价创新高,拍场竞争日渐激烈

0
27
澳洲新闻

澳洲大多数公寓市场都已从最初对这类房产价值造成最严重冲击的疫情破坏中反弹,甚至突破此前峰值,创下新高。

CoreLogic的一项分析显示,自去年三月底以来,在被研究的994个单元房市场中,逾半数(56.3%)处于创纪录高位,房价平均增长16.1%,即108,611澳元。

COVID-19疫情爆发之后,独立住宅领域的价格大幅上涨成为了人们关注的焦点,但包括沿海地区在内,公寓价格正在赶上复苏的浪潮。

在560个房价创纪录的公寓市场中,近三分之二(64.4%)位于首府城市,在此期间价值增长最高达到59.5万澳元。

CoreLogic澳大利亚研究部主管Eliza Owen表示,尽管内城区一些公寓市场继续保持低迷,但在能够提供理想生活方式的地区,需求依然强劲。

“我认为,在今年剩余时间里,我们可能会看到其中一些公寓市场中的房价继续上涨,尤其是考虑到资本增值速度出现放缓迹象的独立屋市场存在着持续的约束,而单元房部分的加速趋势更加明显。”

CoreLogic的这项分析基于享乐指数,将城区单元房市场的整体价值纳入考量。该分析不包括珀斯和西澳大利亚州偏远地区的数据。

公寓拍场“战况”激烈

悉尼公寓市场的反弹从拍场的竞争情况就可见一斑。

上周,有多套公寓以超过保留价数十万的价格售出,尤其是在北区。经纪人还透露,对挂牌公寓的咨询量也有所上升。

Lane Cove的一套两居室公寓在拍场中引发了激烈的竞争,吸引了近90份出价和24名注册买家。

心碎的落拍者在出价111.65万澳元后退出了竞争,仅比最后赢家低了500澳元。

这套老公寓的成交价为111.7万澳元,比卖家设定的保留价高出23.7万澳元。业主的家族持有这处位于Little St的公寓已大约40年。

Cobden and Hayson的房产经纪人Justine Collins表示,由于需求旺盛,拍卖被提前了,使得这套房产的上市时间仅有两周。

大多数房产在拍卖前都会挂牌四到六周。

这套房产吸引的买家包括首次置业者、投资者和缩小住房规模的人。Collins表示,这套物业很受欢迎,因为它所处的位置靠近Lane Cove Village。

在McMahons Point,一套临海的三居室公寓在经过七次竞价后,达到了创纪录的470万澳元。

16/18-22 West Crescent St的成交价创下了该栋建筑中的新纪录,也是West Crescent St上公寓有史以来的最高成交价。

Atlas by LJ Hooker Lower North Shore的Adrian Bridges表示,有6名买家登记参加了拍卖。

公寓和独立屋价格之间的平均差距目前处于创纪录水平——大悉尼地区的公寓价格通常比独立屋价格低40万澳元左右。

但经纪人透露,未来几个月,随着越来越多的买家因价格过高而放弃独立式住宅,大户型公寓的此类销售情况可能会变得更加普遍。

公寓市场表现强劲的另一个例子是,在Rose Bay,一套位于7/809 New South Head Rd的一居室公寓以128万澳元的价格售出,比保留价格高出28万澳元。

8名注册买家者参加了这场马拉松一般的线上拍卖,其中两名竞拍者给出了近65份报价。

Ray White Taylor and Partners的董事Walter Burfitt-Williams表示,这套遗产房屋的业主对这一成交结果感到不可思议。

对沿海地区的需求旺盛

新南威尔士州中央海岸的Blue Bay是首府城市中增长最快的公寓市场,中位价增长36.5%,至697,484澳元,其次是霍巴特的Sandy Bay,房价攀升33.9%,至685,941澳元。

在悉尼富裕的东区,Darling Point和Rose Bay的公寓价格创下新高,房价涨幅达到26.6%以及25%,中位价分别至2,236,976澳元以及1,540,252澳元。

自去年3月以来,Darling Point公寓的平均价格上涨了594,612澳元,同时,Rose Bay公寓价值也增加了384,648澳元。

对海滨生活的高需求,也将悉尼北海滩Avalon Beach和Warriewood的公寓价格推高至新纪录。房价分别跃升25.6%及25.1%,分别升至1,273,283澳元和1409,656澳元。

在全澳偏远地区,位于维多利亚州Bellarine Peninsula的Portarlington公寓房价上涨速度最快,涨幅为47.8%,至652,867澳元。

悉尼南部的Shoalhaven Heads和新南威尔士州Southern Highlands的Moss Vale也实现了强劲增长,房价分别上涨44.9%至683,411澳元,及41.1%至629,530澳元。

Geelong地区Drysdale和Torquay的房价上升也很明显,公寓价格分别飙升43.3%,至441,753澳元及42.3%,至766,937澳元。

内城区的吸引力进一步下跌

“我认为,偏远地区公寓价值的惊人增长表明,人们一直渴望追求一种相对于首府城市中而言更负担得起的宜居生活。而远程工作也使得以前高收入城市的大量需求涌入了这些地方,”Owen表示。

“一般来说,偏远地区的房产密度较低,但自COVID – 19以来,许多人一直留在乡村,加剧了供应的短缺。”

“一些城区的单元房价值的大幅上涨,也可能是由于人们对度假住宅和短期民宿的需求,例如在Tura Beach和Ocean Grove这样的海滨城区,或者像Bowral这样受欢迎的度假目的地。”

虽然研究中的大多数公寓市场都超过了Covid -19前的高点,但许多内城区继续落后。

共有434个单元房市场仍远低于疫情前的水平,大墨尔本地区有10个城区的跌幅最大。

最弱的单元房市场是在靠近CBD的地方,但内城一些城区的公寓价值也出现大幅下跌。

Owen表示:“考虑到整个墨尔本城区公寓租赁市场的疲软状况,以及这个城市封闭的国际边界对公寓市场的需求冲击,这并不令人意外。”

自去年3月以来,墨尔本内城区南部Malvern的公寓价格下跌了10.6%,而内城的Moonee Ponds、Ascot Vale和Essendon North的公寓房价同期下跌了8.9%至10%。

在悉尼,Northbridge和Willoughby的公寓价格分别下跌7.3%和5.4%,Epping下跌4.5%。

Owen表示:“一些城区受到了COVID-19更直接的影响,自疫情爆发以来,公寓房价加剧或持续下跌。”

责任编辑:yxy

*以上内容转载自每日地产ozreal,风平浪静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留下评论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