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重磅报告 揭中共多手段操控海外华媒

0
27
澳洲新闻

来源: 大纪元 作者: 张北

近日,国防部下属的军事学院战略研究所(IRSEM)公布重磅报告,揭露各领域的统战内幕,包括其如何通过各种手段,渗透、掌控几乎所有海外中文媒体。

IRSEM于9月20日公开这份名为《中国(中共)影响力行动》的大报告。报告长646页、由五十多位专家耗时2年完成。

报告指出,在1980年代后期,海外中文媒体还具有多元化和批判性。因为当时,华人移民主要来自和香港,即使来自中国大陆,特别在1989年天安门事件之后,往往也是中共异议人士。

再后来,来自大陆的移民潮改变了海外华人社区的移民结构,也对许多国家的中文媒体产生影响:只要是华人人口较多的地方,中共就对当地中文媒体有所控制。他们通过收购、拉拢,以及指使当地华人社团施压等手段,达到对媒体市场的“准垄断”(Quasi monopoly)。

用微信等手段控制中媒

以澳洲为例。2016年7月,《太阳先驱报》和《时代报》报导,一位不愿透漏姓名、曾在澳洲亲中共中文媒体工作的前编辑承认,“近乎95%的澳洲中文报纸都被中共不同程度收买”。

此次IRSEM报告指,中共对澳洲中文媒体的渗透,主要问题并不是直接融资。在被分析的24家公司中,只有一家——环球凯歌国际传媒有限公司(Global CAMG Media)——为中共官方拥有,中宣部下属的中国广播电台(CRI)持有其60%股份。另外两家公司,即太平洋传媒集团和南海文化传媒,与中共有间接财务关联,拥有这两家公司的人,是与中共统战部下属企业进行合资的公司的所有者。

报告表示,中共渗透媒体的主要问题,在于社交媒体微信,这是其用来控制海外中文媒体内容的主要工具。

在澳洲,微信有七十万到三百多万的日常用户,已“成为该国用中文传播消息的最主要媒介”。微信有两个版本,“微信”和“WeChat”。根据该公司自己描述,它们是“姐妹应用程序”:微信用于中国大陆用户,受中共法律约束,受到更严格审查;WeChat是国际版,同样受到审查,但程度较轻。

然而,WeChat只允许媒体所使用的“官方账号”每月发布四次,每次最多发布八篇文章;微信则没有这些限制,只要是在中国以个人或组织的名义注册即可。这个差别,“鼓励”了澳洲中文媒体在中国注册微信,使它们直接受中共审查。

由于不知道北京的准确界线到底在哪、什么话是可以说的,媒体们于是转向自我审查,以减免账号被封。2020年,澳洲关注度最高之一的微信号主编表示,为了不在无意之中跨过“红线”,她选择遵照《人民日报》和新华社的界线。

报告还披露,独立于微信的其它澳洲中文媒体,也在很大程度上实施自我审查,避免批评中共,同时避谈新疆、西藏、法轮功、台湾,以及海外民运这五个话题。

而除了以上提到的渗透方式,北京使用的手段还包括:商业联系(持有这些媒体的集团,可能在其它领域有在华经济利益)、统战渗透(被分析的24家媒体集团中,有12家的高管为统战组织成员)、利用广告施压(广告是媒体的主要收入来源,批评中共的出版物将被封杀,导致财务枯竭,顺从中共的出版物则会得到奖励)。

中共惯用“胡萝卜+大棒” 北美、欧洲沦陷

IRSEM报告继续指出,在美国,“独立的中文新闻市场被中国报(China Press)和美国中文电视(SinoVision)频道垄断,这两家媒体自成立以来就被中国(中共)当局秘密控制,其内容直接来自中国(中共)官方媒体。”

在加拿大,除了《大纪元时报》和新唐人电视台(NTDTV),中文媒体也几乎全被中共控制。但是,这两家媒体不仅受中共打压,加拿大当局有时也怕惹恼北京,从而对他们进行限制。比如2005年,时任中共主席胡锦涛到访渥太华,大纪元和新唐人电视台无法参加相关活动;2010年胡第二次访问,也出现同样情况。

为了把中文媒体塑造成他们想要的模样,中共惯常使用两种“武器”:胡萝卜和大棒。胡萝卜指鼓励媒体自我审查,以换取商业利益;大棒指通过恐吓、威胁、骚扰,给海外记者在中国的亲属施压,解雇“不听话”的记者,或停播那些被认为“异议”的节目。

中共还试图“规范”海外记者,在当地或中国对他们进行培训。例如,2014年,总部设在温哥华的统战组织“国际新媒体合作组织”,将北美亲北京势力的华语媒体都聚集到一起。

在欧洲,甚至还没有大量华侨居住的国家也成了被中共关注的对象。欧洲大约有一百家中文媒体,主要位于德国、法国、英国、意大利和西班牙。

德国中文媒体的总部多在法兰克福,它们大部分被“和谐”,变得非常一致——非常亲北京。在法国巴黎,1983年,《欧洲时报》(Nouvelles d’ Europe)在中共驻法国大使馆的支持下成立,该报以中、法、英、德四个语种发行,是欧洲众多中文媒体的“保护伞”,组织过许多活动。

此外,欧洲中文媒体在1997年成立“欧洲华文传媒体协会”,该组织经常出现在“世界华文传媒论坛”或“海外华文新媒体高峰论坛”等欧洲或中国的活动中。

被中国市场引诱 台媒自我审查

除了在欧美国家动作不断,中共对台湾媒体的操控也不容忽视。

IRSEM报告称,自2000年以来,台湾开始在经济上依赖中国大陆;2005年,大陆取代美国和日本,成为台湾第一商业合作伙伴;2010年签订《海峡两岸经济合作架构协议》后,台湾对大陆的经济依赖更为明显。

除了经济,各领域的组织、协会、海峡两岸论坛也同时呈指数增长。在这种环境下,不少台湾媒体被巨大的大陆市场所吸引,开始被“同化”。

怎么同化?报告指,自我审查当然必不可少。

中共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陆续给《联合报》(UDN)、《中时电子报》(China Times,现名“中时新闻网”)等少数几个台湾媒体权限,允许它们在大陆印刷发行。但是,台湾国立政治大学国家发展研究所助理教授黄兆年指出,这两份台湾报纸在中国的发行量,仍仅限于在某些地区,只针对某些组织和个人,比如台湾公司、外国公司、五星级酒店和台湾相关研究所。

同时,北京只允许台湾电视台在包括北京在内的几个中国城市设立办事处,条件是停止播放法轮功相关节目。这一要求实际上导致自我审查,因为“大部分计划进入中国市场的台湾媒体因此噤声,不再制作与法轮功相关的报导和电视节目”。

此外,独立派“绿媒”以及在任何情况下都主张民族身份的媒体,也会出于商业原因而配合中共。

比如,三立新闻台(SET TV)建立之初亲台湾人民民主党、反中共,但2008年后,因该台总裁想到大陆做生意,三立开始进行自我审查。一项数据分析证实,2010年以来,三立关于天安门六四事件的报导数量只减不增;北京还要求该台停播原本非常受欢迎的脱口秀节目“大话新闻”,因为此节目特别反中共。

于是,这一目标被逐步执行:首先,该节目不被允许谈论刺激中共的话题(如天安门六四、达赖喇嘛、维族活动家热比娅·卡德尔等);接着,节目不许邀请大赦国际台湾分会主席、亲西藏活动家等有“颠覆性”嘉宾,也被禁止批评中共。最终,三立在2012年5月取消“大话新闻”。

报告认为,这说明“中国(中共)因素”不仅导致自我审查,甚至会取消一个颇受欢迎的电视节目。

至于其它台湾亲共媒体,网络媒体“大师链”(Master Chain)2018年成立于台北,是第一家被中共认可的台媒,不仅被授权在大陆设立办公室,而且在大陆进行广播。

该媒体从一家名为Hasdaq的公司收到一亿美元的资助,Hasdaq在美国注册,但总部位于香港。大师链的雇员中,有台湾前国安局局长杨国强,以及台湾前军情局局长张勘平等热门人物。

全平台高速翻墙:高清视频秒开,超低延迟,9折优惠中
免费PC翻墙、安卓VPN翻墙APP

为抵抗中共对台渗透,台湾当局于2019年底出台《反渗透法》。法案生效后,大师链立刻强烈反弹,更宣布于2020年1月1日起暂时“放弃台湾市场”。

留下评论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