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蠢的战狼外交 推动日本军事崛起 成中国最大威胁

0
21
澳洲新闻

作者:

2022年将是中日邦交正常化50周年。4月5日,中共国外交部长王毅电话外相茂木敏充。王毅在电话中劝告日方“不卷入所谓大国对抗”,不要“被一些对中共国持有偏见的国家‘带节奏’”。王毅提醒,虽然日美同盟,但“中日也签署了和平友好条约”。茂木敏充则对中共国海岸警卫队“入侵尖阁诸领海”、南海局势、香港局势以及新疆维吾尔人的人权状况表示严重关切,并敦促中共国采取具体行动。对此,王毅再次阐明了中方立场,并称日本“作为近邻对中共国的内部事务保持起码的尊重,不要把手伸得太长了”。电话中,王毅虽然没有直接点名美国,但称之为“某个超级大国”,并表示:“跟随这个超级大国的少数国家也无权垄断多边规则”。

就在王毅与茂木敏充通话的同一天,“四方安全对话”成员国美国、日本、和印度与法国在孟加拉湾展开三天海上联合演习。日本即将与德国举行外交和国防部长会谈,应对中共国在印太地区的挑战。日本首相菅义伟将于4月16日访问美国,与拜登总统举行峰会。如何看待中日关系的变化?日本会加入美国对华新冷战吗?下面,我谈谈自己的看法。

第一,日本反中共国态度鲜明

在中美上个月阿拉斯加会晤前,美日举行了2+2会谈,会后发表联合声明,共同抨击中共国不守国际秩序,批评中共国人权恶劣,指中共国“系统性蚕食香港自治,损害台湾民主,破坏新疆和西藏人权,在南中共国海违反国际法”。而且,从日本首相菅义伟到日本防卫大臣,都在不同场合公开点名批评了中共国的行径。

日本外相茂木敏充3月17日明确表示,日本不会为了保持与中共国的经济关系,而在人权和海洋活动方面让步。

有报道称,日本公开严厉批评中共国,日本并非讨好美国,而是明确无误地主动选择。这从日本驻北京大使垂秀夫的公开表态就显露无疑。3月18日,日本驻北京大使垂秀夫前往天津访问,与天津市委书记李鸿忠会晤。李鸿忠声称,他对日本批评中共国的内政,干涉香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台湾等议题,明显破坏正在改善的两国关系,感到遗憾。垂秀夫当即表示,对于李鸿忠的指控完全不能接受。

由于地缘政治和经济利益依存等因素,日本一直试图与中共国维持一种平衡的关系,即使在1989年六四事件爆发后,与西方其他国家比起来,日本因反应相当节制而受到广泛批评,但为何现在突然变了脸呢?

第二,为何日本不再忍让?

日本对华态度强硬源于中日由来已久的冲突。中日两国自1972年建交以来,关系时好时坏,但最终跌入“冰点”。2012年9月11日,日本政府花费20.5亿日元收购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将其国有化,引发了中共国强烈抗议,此后中日外交摩擦一直不断。领土争端自然会牵扯到复杂的历史恩怨问题。

2018年是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0周年,当年的10月25日-27日,安倍晋三携500余名商业领袖访问中共国。这也是2012年中日两国交恶后,日本首相的首次来访。在此之前的5月,李克强曾访问了日本。安倍要在“化竞争为协调”、“成为合作伙伴而非威胁”、“推进自由公平的贸易”三原则下,开启中日关系新时代。可以说,2018年中日关系迎来了一个小阳春。

但中日关系的改善主要源于经济贸易。2017年中日贸易额3030亿美元,中共国顺差300多亿美元,已连续11年成为日本的最大贸易伙伴国。其次,川普总统对中日两国发起了贸易战。美国政府对钢铝制品的关税也涉及日本,川普曾威胁对日本汽车及零配件征收关税。日本的经济增长依赖于出口,泛太平洋贸易有任何风吹草动,都将冲击日本。希望修复中日关系作为中美冲突的对冲。其目的在于,既要打破日本与美国联手,对华采取敌对政策的格局,又要防止日本与台湾抱团对抗大陆。修复中日关系,有利于保持西太平洋甚至印太地区的军事战略平衡。安倍晋三修复中日关系也有自己的考量,除了共同应对美国的贸易战外,日本希望在维系日美安保同盟的同时,在印度-太平洋地区建立更加平衡的国际关系体制。

但随着拜登政府的上台,美日盟友关系得以修复。中共国近年来对有争议的钓鱼岛(尖阁诸岛)频繁“进入”,在“东海南海的扩张”行为,成为日本安全的主要矛盾。同时,中共国人权状况败坏,破坏香港自治,新疆大规模关押维吾尔人,对台湾步步逼压,致使日本舆论对华不满情绪不断增长,日本政府不得不调整对华战略。

第三,日本加入美国新冷战阵营

据日本《朝日新闻》援引知情人士透露,日、美、法3国计划5月11日至17日在日本陆上自卫队雾岛演习场、陆上自卫队相浦驻囤地(长崎县佐世保市)、九州西方海空域等举行联合演训,三国希望加强合作,以牵制中共国。日本《读卖新闻》4月5日的报道,德日双方计划于四月中旬举行双方首次“2+2”会谈,四位部长将会讨论如何实现“印太地区的开放与自由”以及其他安全领域的双边合作,以应对中共国在该地区与日俱增的霸权行为。

时评人士邓聿文指出:在拜登的对华政策中,同盟体系是非常重要的一环,拜登政府注意和盟友协调立场,也考虑盟友利益,愿为盟友出头,带动它们一起抗中,这个效果已经显现。在前期几个“2+2”会谈、“四方对话”以及布林肯和拜登同北约和欧盟的会议上,美国和盟友达成初步抗中共识。

西方国家对中共国的制裁让人看到有某种冷战重现的味道。今天的美中对抗,意识形态和价值观依然是重要内容。美国最担忧的,是中共国这种极权模式挟经济崛起而成为全球广大的发展中共国家效仿对象,从而冲击美国在二战后建立起的国际秩序,威胁西方价值观。这已构成对美国和西方最大的挑战。经过前几年的较量,应该说,现在整个西方国家都已意识到这一点,抵制中共的极权模式及支撑该模式的价值观在全球的传播,是西方世界共同的使命。

日本是美国的盟友,对抗中共国并不仅是讨好美国,对于日本安全也有现实的需要。日本作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一直期望在国际舞台上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成为名副其实的强国,美国对华新冷战使日本战略地位凸显,也为日本扩充自己的军事力量和国际影响力,重塑自己的强国形象提供了契机。

第四,习近平外交政策失败

中共是中共国内政外交的转折点,习近平开始雄心勃勃地实行中共红色帝国计划。他对内实行极权主义,全面否定邓小平改革开放政策,返回毛泽东极权主义路线,最终造成了政治风声鹤唳,万马齐喑;经济凋敝、危机四伏,民营资本仓皇逃离。这是习近平始料不及的,因为他的第一个五年通过反腐集权顺风顺水,但十九大才过去三年,他的政策就开始四处碰壁,狼烟四起。

十九大后,习近平对外推行大国外交,抛弃了邓小平在外交上“冷静观察,沉着应对,韬光养晦,决不当头,有所作为”的二十字嘱托,锋芒毕露,扬言要走近世界舞台中央,为人类提供中共国智慧和中共国方案。习近平的,简而言之就是暴发户式的狂妄和不知自己的分量,明显缺乏外交智慧。可以说,习近平的恣意妄为使中共国外交目前正面临着极大的困境,这是中共建政以来前所未有的。

纵观中共的外交史,我不得不说,习近平是最缺乏外交智慧的中共领导人。毛泽东在“文革”后期,面临着苏联军事侵略的威胁,积极调整对外政策与美国和解,通过“乒乓外交”向美国伸出橄榄枝,邀请尼克松访华,实现了中美关系破冰。毛泽东虽然在内政上整人有术,治理无方,但在对美外交上还是可圈可点。邓小平时代的外交政策是务实外交路线,亲美亲日亲西方国家,放弃意识形态外交,坚持对发达国家开放。高善文先生披露邓小平为了实现中美关系正常化,不惜发动中越战争作为投名状。

就中日关系而言,邓小平1978年访日,参加《中日和平友好条约》批准书互换仪式,打开了日中友好的大门,并从日本现代化实践中获得重大启示。我还记得,20世纪80年代,胡耀邦曾邀请3000余名日本青年到中共国访问,为中日友好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尽管由于领土争端,中日关系冲突不断,两国都能有效管控分歧。但今天中日关系不一样了。中共国在世界上不再韬光养晦,日本也不需要再遮遮掩掩了。

现在,我们进行一个总结。日本与中共国存在复杂的历史恩怨,钓鱼岛(尖阁诸岛)是中日悬而未决的领土争端。在2018年由于川普政府对中日分别展开贸易战,致使中日两国抱团取暖,但两国深层次的矛盾并未解决。日本是美国固有的盟友,两国签有日美安保同盟,具有相同的价值观。习近平政权的外交不仅使日本感到威胁,而且中共国对香港、台湾民主自由的打压和对新疆维吾尔族的种族灭绝,使日本社会舆论反华情绪高涨,日本政府调整对华政策是必然的。美国对华新冷战也为日本重塑自己的国际形象提供了千载难逢的机会。

WIN/MAC/安卓/iOS高速翻墙:高清视频秒开,超低延迟
免费PC翻墙、安卓VPN翻墙APP

来源:议报

留下评论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