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银行也会倒闭!Xinja关门之后,APRA开始自我反思,同行开始全力求生

0
30
澳洲新闻

来源:澳洲财经见闻

在备受瞩目的数字银行Xinja突然关闭之后,澳大利亚审慎监管局(APRA)的内部必定会有很多反思。

通过较高存款利率而拓展市场的Xinja,烧掉了约9,840万澳元的股东资本,却没能找到一项能够赚到足够收入维持业务的贷款产品。

这是自1157年第一家银行在威尼斯开始营业以来,第101家正式关门的银行。

正如我们所知的那样,银行的主要盈利模式就是将存款(负债)与贷款(资产)匹配,以赚取足以支付费用和获利的利息。

Xinja未能赚取只够的利息,或者说该行较高的利息大多是由股东资金来支付的。

去年9月,该银行的存款总量飙升至约4.84亿澳元的峰值。然后,11月下旬暴跌至约2.78亿澳元,目前约为10万澳元,其中大部分帐户的余额在1-5澳元之间。

但是谢天谢地的是,Xinja在其短暂的16个月里(授权存款时长),没有任何一位储户受到伤害,也没有借款人违约。

尽管如此,APRA仍需要正视数字银行在澳洲目前的境况。

对APRA官员而言,两个最明显的问题就是:对Xinja的资金状况是否进行了充分的尽职调查?监管机构是否了解Xinja的仅存款业务(deposit only)模式的含义?

当被问及缺乏贷款产品时,Xinja发言人说:“该行没有贷款产品主要是由于缺乏资本。”

与此同时,Xinja的突然关门业引发了更广泛的行业问题,即对社区对初创企业的信心正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这些初创企业被许可使用联邦政府的25万澳元存款担保,该担保适用于每个银行帐户(包括数字银行)。

反观监管机构APRA,Xinja认为APRA相信其在推出贷款产品之前,有足够的资金来支付存款资金的成本(利息)。Xinja在去年三月份的最亮眼的是获得迪拜的世界投资公司(World Investments)承诺的在24个月内提供4.33亿澳元的资金支持。

但,这笔钱从未兑现,其原因尚不清楚。

Xinja的首席执行官兼创始人埃里克·威尔逊(Eric Wilson)在12月31日给Xinja股东的一封信中说,“Xinja的梦想已全部消灭”。

信中说:“如果企业能够做到这些事情(获得新资金),那么就有可能保留一定的价值,并在银行业之外缓慢地重建企业。”

“否则,我们股权价值将接近或实际上为零。”

事实上,澳大利亚需要更多的数字银行和金融科技公司,通过使用最新技术为各类金融产品的储户、借款人和消费者提供更好的交易,从而挑战银行业的寡头垄断。

但在现阶段,Judo Bank是澳大利亚唯一一家赚钱的数字银行,也是仅有的一家能够挑战四大商业贷款银行的数字银行。

它被研究机构WhiteSight评为全球前20名数字银行之一。根据上周发布的排名表,Judo Bank在价值上排名第十,在资金基础上排名第二。

由澳大利亚国民银行(NAB)前高管约瑟夫·希利(Joseph Healy)和戴维·霍纳里(David Hornery)创立的Judo Bank向澳洲的中小型企业提供总计30亿澳元的贷款。

根据APRA的最新数据,Judo Bank拥有约20亿澳元的存款量。

根据APRA 11月份的数据,澳大利亚其他主要的数字银行:Volt(7000万澳元存款量,没有贷款);86400,(约3.42亿澳元存款量,约有1亿澳元贷款量)。

86400的发言人表示,最新数字为3.7亿澳元存款量和超过2.5亿澳元的已结算或等待结算的房屋贷款量。

Volt将在今年第一季度推出其首个贷款产品(抵押贷款)。

与此同时,它将存款上限限制在7,000万澳元,而其首批抵押产品的上限将限制在5,000万澳元。

Volt已筹集了1.35亿美元的股权,并对实现盈利的途径充满信心。

但毫无疑问,APRA将密切监视其进度。

留下评论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