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议院委员会可能重点审查485和过桥签证,雇主担保稳定!”前移民局高官分析哪些TR签证可能被改革!

来源: NewStars纽星达教育移民

澳洲TR类签证持有者因为近期的travel ban,很多人被迫经历了一次澳囧,也让我们对TR群体,尤其是留学生群体之庞大,从之前可能仅停留在数字上的认识,进阶到实实在在的认识,才发现原来身边那么多的临时类签证持有者。

哪些能动,哪些可能保持

首先插播一则TR中转第三国,14天后入境澳洲的消息

来自The Australian的报道,仅仅上周五和六两天,就有1477名留学生通过中转第三国成功入境澳洲,最大的数量来自于马来西亚,其次是泰国。官方预计本周将会有更多的学生通过此方式成功入境。在2月24号今天的新闻发布会中,联邦部长表示澳洲首席卫生官认为中国大陆湖北之外地区的病毒传播保持“谨慎乐观态度”( “cautious optimism”),但是韩国、日本和意大利不断上升的确诊是“令人担忧的”。

之前工党的内政部发言人Kristina Keneally 认为澳洲正在依赖数百万的临时类签证持有者是一种冒险,并且会破坏社会和经济。

前移民局高官、移民和签证政策的专家 Abul Rizvi撰文为TR“鸣不平”,并分析澳洲参议院委员会主要可以审查哪些临时类签证。

可能我们都没有注意,澳洲每年都有近10万公民长期或者永久地离开澳洲定居到其他国家,PR的话,这个数目是2万左右,也就是总数约为12万。

劳动力自由流动是全球显而易见的趋势,他说历史证明当澳洲经济强劲时,临时入境者的净数量以及回家的公民就会增加,相反如果经济疲软,情况就是反过来,然后他举了Tony Abbott执政时候的例子,虽然当时的移民政策并不严苛,但是疲软的经济导致海外净移民急剧下降。

他认为由于Peter Dutton“笨手笨脚”的政策变化以及经济疲软,2019-20财年可能会再次发生,2019和2020财年的净海外移民数量将会大大低于财政部长在2019年预算中的预测。

澳洲如果希望继续成为有竞争力的现代经济体,需要确保适当的移民政策设置,让澳洲和澳洲人受益。包括临时入境者不被利用和剥削。

有TR才有PR

持TR签证入境澳洲的数量从2011年12月的160.5万增长到2019年12月时候的243.3万,一部分的TR持有者最终会拿到绿卡,如果没有大量临时签证持有者,migration program将会无法达标。

增长最大的两类不用想都是留学生和旅游签, Abul Rizvi表示参议院委员会在review临时签证时不太可能会建议限制旅游签的数量,尤其是在之前火灾和目前疫情的冲击下。

学生签证也不太可能,尽管不少人诟病留学生可每周20小时的工作权利,但国际教育是第三大出口行业,而且政府已经削减了大学经费。

有留学生转化而来的485工签也有强劲的增长,485基本上是留学生拿到绿卡前的必经签证。他认为参议院委员会有必要看看这里面的问题。如果建议限制和废除就要考虑英国的前车之鉴了(现已恢复),导致留学人数急剧下降。可以估计不要说废除了,任何的收紧都会受到大学和州政府的强烈反对。

说到雇主担保,之前的457,现在482。经过2017到2018年的改革动荡后,目前482雇主担保无论是审理时间还是数量上,都是一片乐观的。Abul Rizvi认为政府极不可能收紧雇主担保。反而是要考虑如何能够用完配额不浪费。

462/417打工度假签,政府应该也会保持鼓励的态度,因为澳洲的种植业和最新的火灾后重建都需要这部分劳动力,而且打工度假签的数量是在下滑的。

澳洲年轻技术劳动力的流失

参议院委员会需要特别注意的是过桥签的人数,从2011年的110,894增加到2019年12月时候的216,141人,推动力就是申请保护签证的人激增和配偶签审理太慢。

Abul Rizvi建议说委员会可能需要考虑下,今年新开设的父母临时签证,就是每年有1.5万个名额,能续一次签证,但是无法转PR的那个签证,可能会导致持临时签证入境的父母迅速增加,或许会对澳洲医疗卫生系统造成影响。

转载声明:本文为转载文章,不代表我站观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请联络我们。

留下评论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