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竟有一个生日不是十月一日

0
184

作者:龚楚

一九三一年十一月一日,全国代表大会开幕,举行了六天会议,选出(实际上是政治局指定)中央委员及正副各会局首长。毛泽东被指定为主席,张国焘、项英为副主席,为军事人民委员,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便于十一月七日正式宣布成立,山僻小县的瑞金选为苏维埃政权的“国都”,在苏区里的同志竟称瑞金为瑞京,闽赣苏区便成为中央苏区。

瑞金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

中共在潮汕失败之后,彭湃领导广东海陆丰两县农民武装,于一九二七年十一月一日成立“海陆丰两县苏维埃政府”开始,中国才第一次有了苏维埃政府的出现。接着十二月十一日广州暴动时,又成立了“广东苏维埃政府”,高岗、刘志丹在陕西华阴、渭南暴动时,也成立了苏维埃政府。但是这三个苏维埃政府都只有三天或半个月的寿命,可称是最短命的婴孩。

一九二八年二月,朱德领导湘南暴动,成立了湘南各县苏维埃政府,规模较前三次为大,寿命也较长些。但在红四军退出湘南后,也无形瓦解了。井岗山朱毛会合,建立罗霄山脉中段苏维埃政府,到一九二九年二月,也告失败。因国军攻陷井岗山。朱毛率红四军于一九二八年十二月,离开井岗山转移到闽赣边区,击溃了国军郭凤鸣师。开辟了新的根据地;占领了福建长汀的全县和上杭、永定、连城、龙岩的一部。江西的广昌、宁都、石城、郦都、兴国、瑞金、会昌六县的全部。另赣县、浔邬等县的一部,在这些地方都成立了苏维埃政府。此外,还有鄂、豫、皖苏区,洪湖苏区、广西右江苏区。为了广泛地开展苏维埃政府运动,扩大苏维埃运动的政治影响,于一九三一年,积极筹备召开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并在瑞金城西北约五华里之沙洲坝,建筑中央政府大厦。

一九三一年十一月一日,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开幕,举行了六天会议,选出(实际上是中共中央政治局指定)中央政府委员及正副主席各会局首长。毛泽东被指定为主席,张国焘、项英为副主席,朱德为军事人民委员,项英为劳动人民委员,张鼎丞为土地人民委员,周一粟为内务人民委员,王稼祥为外交人民委员,瞿秋白为教育人民委员,邓子恢为财务人民委员,张国焘兼司法人民委员,何叔衡为工农检查委员,邓发为国家政治保卫局局长。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便于十一月七日正式宣布成立,山僻小县的瑞金选为苏维埃政权的“国都”,在苏区里的同志竟称瑞金为瑞京,闽赣苏区便成为中央苏区。

自中共中央委员会迁到瑞金苏区后,一九三一年一月成立的闽赣苏区中央分局撤销了,原任中央分局书记的项英,改任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接替周恩来),中央苏区的党政军一切大权尽落在秦邦宪、张闻天、周恩来及李德等几个人手上,而以李德为马首是瞻。

秦邦宪和张闻天既缺乏工作经验,又因回国不久,初来苏区,对于苏区内的党政军上级干部都不熟悉,他们只有借重周恩来这位老资格的中央政治局委员,来协助工作。

周恩来是一个最会看风驶舵,通权达变的人,且手段圆滑,他虽然失了代总书记和军委会主席之职,但眼看到国际派的权高势大,他也不能不遵从秦、张的领导,特别是对李德这位“太上皇”诚惶诚恐,事事请示,唯命是从,恭维备至,连他的起居饮食,香烟洋酒均供应不辍,甚至还物色一位读过小学的女同志送给李德为临时太太,这种巴结奉承,令李德对他言听计从。因此他又成为一个中央上下沟通的中心人物,比他稍为低级的同志,他即摆出其领导人物的架子,颐指气使!

朱德,是有斗争历史的红军领袖,为人忠厚,红军中除了一两个有野心的高级将领对他阳奉阴违之外,无不对他拥戴;中共中央新的领导同志,对他亦很尊重,而且还积极去笼络他,争取他合作;周恩来是朱德入党的介绍人,又是南昌暴动时少数领导者之一,他往日及初到苏区时对朱德常以党的领导者自居,每与朱德商讨问题时,常作肯定的口吻,但在中央苏维埃政府成立后,他就一改常态,对朱德即客气起来了。

李德是个初到中国的外国人,他不明苏区的人事关系,因朱德是红军总司令,所以他对朱德也很客气。

朱德处在备受各领导同志尊重的环境下,是喜欢极了!他也知道自己责任之重,事事小心,更与各领导同志衷诚合作。

刘伯承,因在南昌暴动时和暴动后都担任参谋长,南昌暴动后的军事失败,他要负相当责任的,所以他再不敢以诸葛亮自居,而且身体健康不大好,那时他任红军学校校长,只是尽他的本份责任,对于其他的事,他都不敢过问,因他有谦虚精神,各领导同志都对他好感。红军干部均承认他是一个有学术经验的军事长才,大家见到他时都很尊重,并请教他,所以他在苏区时,精神也感愉快。

项英是个心地坦白、平易近人的人物,他无权位思想,上下级同志均能融洽相处,在苏区内很多同志都喜欢和他接近,我就是其中之一,因他有太太在身边,我每到瑞金,都到他家里聊天、食饭,他和太太都很喜客,故无寂寞之感。

至于毛泽东,他就不同了!在中共中央末迁到苏区时,所有党、政、军的一切决策,均以他个人意见而定,中央的指示若与他的见解不同,他就置之不理,甚至予以驳斥,中央对他的处罚,他亦一笑置之,抱着你罚你的,我作我的态度;但自中央迁到苏区后,他的权力丧失了!因党、政、军人员都不敢违背党中央的指示。那时他不特不能任意指挥军事及党务,甚至身为苏维埃中央政府主席,凡重要的措施和建设,必须要请示党中央决定,然后才能执行,而且还要他自我检讨过去领导的错误,特别是批评他土地革命的富农路线,给他很严重的处分;这种滋味,使他非常难堪!他那时除了参加会议之外,只有写点文章;苏区的经济建设计划,就是在这个时候写出来的。可是,党中央领导同志一样不同意他的经建计划,认为当时的苏区谈不上经济建设。以毛泽东那种不可一日无权的根深蒂固的思想,遭到这样的冷落,其内心的苦闷,是可以想像的。

在当时来说,我同意毛泽东的富农路线,也很赞赏他的经济计划。他过去的错误,只是在肃反问题上,而中央领导同志竟抹煞了他过去的斗争成绩,给他太难堪的处分,我觉得很不公平。

来源:龚楚将军回忆录

留下评论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